創價學會爭議。 第四屆裁軍特別聯大

創價學會

創價學會爭議

「我決定出家,為了我所信仰的神而活。 」 很難相信,這句話竟是一位正值青春年華的二十二歲女孩所寫下的。 出道八年,日本藝人清水富美加正逐漸嶄露頭角,今年二月卻以手寫聲明稿方式,突然宣布退出演藝圈,她因篤信「幸福科學」,決定出家修行。 回顧日本新興宗教史,日本社會至今無法忘卻一九九五年的真理教毒氣所帶來的傷痛,「宗教」在日本是高度敏感的話題,尤其是新興宗教,更鮮少人願公開討論;但這些新興宗教卻仍深植人心,擁有諸多信徒,影響力超乎想像。 這次引發話題的幸福科學,八六年成立,發跡於日本經濟泡沫大崩盤時期;教主大川隆法五六年生,東京大學法律系畢業,曾赴美國工作,二十五歲時,宣稱頓悟自己就是創立世界的神靈,進而創辦新宗教。 由於他的高學歷背景,吸引的信徒也是較富裕且高學歷,教義除了鼓吹修佛法外,更著重自我提升。 黨員中不乏名人,除了清水富美加,知名漫畫《金田一少年事件簿》的漫畫家佐藤文也,同樣是虔誠黨員,還擔任文化局長黨職。 只不過,幸福科學雖誇口有千萬信眾,但從一六年的參議員選舉來看,他所提名的四十七名參選人全數落馬,總得票數只有三十七萬票。 幸福科學號稱能與人的守護靈溝通,每個月出版十本以上的守護靈專書,每每宣稱能跟名人守護靈對談,當紅男星星野源、木村拓哉、新海誠、皇室的佳子公主等,甚至連台灣總統蔡英文,都成為借用的對象。 一五年底出版的《正義之法》一書還成為《日本經濟新聞》一六年度書籍銷售排行前十名,人氣可見一斑。 不僅跟名人掛鉤,幸福科學曾破天荒地推出少女偶像團體「anjewel」,以「讓我守護你的幸福!」為口號招攬年輕族群,一度在推特上掀起話題。 新興宗教的出現,多半與時代背景有關,尤其是戰爭、經濟蕭條、末日論等,讓當代人對未來感到不安,更容易透過宗教尋找心靈慰藉。 若是沒能在大學畢業前得到「提前錄取」,平均要花上三年才能找到穩定工作;即使順利進入職場,也容易遇到「低薪過勞」狀況。 身心俱疲的她,數度萌生自我了斷的念頭,靠著宗教力量才得以走出憂鬱,並宣布將一生奉獻給幸福科學。 她的決定,也反映出日本當代年輕人的困境,新興宗教成為他們的避風港。 台灣創價學會編輯局工作人員李麗芬表示,目前台灣擁有十五萬名會員,旗下還有創價文教基金會、正因文化出版等機構。 過去,創價被笑稱是「貧病集團」,入會者多半是戰時無家可歸的弱勢族群,這群人湧入城市搏生計,創價在他們無助時伸出援手,舉辦「座談會」讓會員彼此互相鼓舞,擁有在都市生存下去的自信。 勢力開始凝聚後,創價學會於六四年成立公明黨,推動保障社會低所得階層的福利政策,獲得廣大支持,會員大幅增加,如今儼然是日本第三大黨,包括縣市議員及國會議員,所屬議員近三千人。 一五年,為了反「安保法案」(編按:日本國會通過正式解禁集體自衛權),居然在普遍對政治冷感的日本,號召十二萬人上街頭示威。 日本《鑽石週刊》統計,每月有超過三百家日本企業在《聖教新聞》刊登廣告,包括日立、松下、三菱等知名企業。 此外,創價還跨足教育,從幼稚園到大學一條龍。 許多年輕信徒是打出娘胎就受父母影響,一出生就是「創價寶寶」,在創價體系下成長,畢業後進入創價工作,提供的待遇不差,等同日本公務員的薪資。 有學者指出,這類新興宗教經濟實力之所以如此強大,主因在於日本的宗教法人,只要是供宗教所用的投資項目,均享有免稅的優惠,從經營墓地、學校到農作皆然。 長年研究創價學會經營模式的宗教學者島田裕巳便認為,創價學會實已超越宗教,靠著建立教育、投資事業所建立的龐大營運體系,足以自給自足,甚至影響政局,可說是結合宗教、政黨、財團於一身,難以忽視的龐大勢力。 不論是幸福科學,還是創價學會,證明了新興宗教永遠有存在空間,無論什麼年代,臣服在神聖之神腳下的,始終是人類難以安寧的徬徨與渴望慰藉背後的崇拜。

次の

日蓮正宗或創價學會爭議問題 @ 誦地藏本願經就能因緣解脫福德寶生pixnet :: 痞客邦 ::

創價學會爭議

鑑於流感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肆虐,經四者正長會議商量,暫停所有學會活動至4 月19 日。 暫停所有學會活動,包括: 各會館日間唱題會、總合中心研修會、恩師會館研修、幹部商量會、小型商量會、在家座談會……等活動。 而2020年4 月份的「社會本部專題講座」及5月份之「紀念5• 3支部總會」將會延期舉行,詳情容後再聯絡。 各會館辦公時間如下: 大家進入會館時請戴口罩,並以自己或會館設置的酒精搓手液消毒雙手。 活動暫停期間,請大家: 1. 在家中多唱唸題目,祈求疫情能盡快受控; 2. 透過電話鼓勵關心每一位會員、鼓勵年長會友注意防疫意識; 3. 請徹底聯絡會員。 往後開會安排將因應香港之情況再作聯絡,敬請留意。 組織局啟 2020 年3 月2 日 下午3 時.

次の

創價學會

創價學會爭議

wretch. 如今的日蓮正宗,則又以現尚健在的此派創始人池田大作為教主、為永恒的佛。 其雖以高唱「南無妙法蓮華經」的經題為專修法門, 對於共有二十八品的《法華經》卻只取其中的第二 〈方便品〉及第十六〈如來壽量品〉, 可謂斷章取義,而卻又排斥佛教的其他經論及所有的各宗各派。 myblog. yahoo. 後於正法出家。 聞諸比丘誦經不正譏呵言。 諸大德久出家而不知男女語一語多語現在過去未來語長短音輕重音。 乃作如此誦讀佛經。 比丘聞羞恥。 二比丘往至佛所。 具以白佛。 聽隨國音讀誦。 但不得違失佛意。 不聽以佛語作外書語。 犯者偷蘭遮。 經文大意: 讀誦闡陀鞞陀書(婆羅門經典)的婆羅門兩兄弟,出家後譏呵用各國方言誦經的比丘們「誦經不正」,而不符合梵文文法的「陰性、陽性、單數、複數、現在式、過去式、未來式、長音、短音、輕音、重音」,促使佛陀允許比丘們: 「可以在不違失佛意的原則下,用自己慣用的方言誦經,但禁止以外道經典的語言習誦佛法,若有違犯即是『偷蘭遮』(佛光大辭典:觸犯將構成波羅夷、僧殘而未遂之諸罪)。 」 因此,佛陀時代並沒有統一的誦經語言、發音(聽隨國音讀誦。 但不得違失佛意),也是因為這樣,後來在日本修持佛法的日蓮大聖人,才有機會以「日語漢字音讀」(おんよみ)唱奉「南無妙法蓮華經」(Nam-Myo-Ho-Len-Ge-Kyo),而不是依照法華經梵文原典唱奉「南無薩達磨芬陀梨伽蘇多覽」,或是被規定使用標準漢語發音讀誦經典上的漢字。 誠如日蓮大聖人於當體義抄所云:「南岳大師之法華懺法云:『南無妙法蓮華經』天台大師云:『南無平等大慧一乘妙法蓮華經』又云:『稽首妙法蓮華經』及『歸命妙法蓮華經』。 」這些都是「聽隨國音讀誦。 但不得違失佛意」的唱題模式。 御義口傳雖云:「梵漢共時,云南無妙法蓮華經也。 那麼,某日系團體是否能依照經典中的:南無、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……等等「梵文音譯」為由,而要求全球成員統一使用日語漢字音讀唱題(唱奉南無妙法蓮華經)、勤行(讀誦法華經方便品、如來壽量品等漢譯經文)? 個人以為:這根本無法相提並論! 佛經雖有「音譯不意譯」的內容,這是取決於譯經者的習慣與考量,並非佛法有絕對不能翻譯的標準語言或統一發音。 即使翻譯名義序提到了「五不翻」,也不是所有譯經者要遵循的「黃金定律」,而只是玄奘大師的「個人原則」而已: 一祕密故。 如陀羅尼。 (咒語不翻) 二含多義故。 如薄伽梵具六義。 (一詞多意不翻) 三此無故。 如閻淨樹中。 夏實無此木。 (漢地沒有的東西不翻) 四順古故。 如阿耨菩提。 非不可翻。 而摩騰以來常顧梵音。 (依循前人習慣不翻) 五生善故。 如般若尊重智慧輕淺。 (用梵音音譯較令人尊重,所以不翻) 實際上,每位譯經者只需確實掌握「不得違失佛意」的原則,都可依照自己的語言習慣翻譯經典,例如: 妙法蓮華經當中的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(鳩摩羅什譯),在正法華經當中即是「無上正真道成最正覺」(竺法護譯) 妙法蓮華經陀羅尼品中的:「阿伽禰 一 伽禰 二 瞿利 三 乾陀利 四 旃陀利 五 摩蹬耆 六 常求利 七 浮樓莎柅 八 頞底 九 」在正法華經總持品則是:「無數有數,曜黑持香,凶咒大體,于器順述,暴言至有。 」 以上即是律中所云:「隨國音讀誦。 但不得違失佛意」的實際例子;況且佛經原典就有梵文、巴利文……等等不同語言的記載,從不同印度方言原典再翻成「外國語言」(例如中文)的佛經,怎有可能規定信徒:必須使用某種特定方言(例如閩南語)發音去讀誦才有功德? 關於某日系團體規定華人用日語漢字音讀唱題、勤行,藍吉富教授於二十世紀的中日佛教書中評論道: 「弔詭的是,他們所唸的都是中國字,但卻用日語假名注音。 台灣信徒必須先費心去學日語注音,再用日語發音去讀那些本來可以用中國語音唸誦的中文。 」(p. 195) 「像這樣的宗教輸入,已經不是單純的宗教傳播現象了。 它同時也是一種令人感到尷尬的文化入侵。 」(p. 196) 倘若某日系團體以成員遍及全球為傲,就該恪遵「隨國音讀誦。 但不得違失佛意」的佛制原則,發展各種不同語言的唱題模式、勤行要典。 若一味規定全球信眾皆以日語漢字音讀唱題、勤行,即便用羅馬拼音等等方式,讓不懂漢字、日語五十音的成員(例如歐美國家的成員)跟著鸚鵡學舌,也很難讓他們曉得自己在讀誦什麼?這該如何達到「不違失佛意」乃至於契合「佛意」的最終目的? 至於能用流利中文唱題、勤行的華人,日語漢字音讀雖源自漢語,畢竟也不是純正的漢語發音,例如:「百」的日語漢字音讀為「ひゃく」,即便漢地有眾多方言,也不會把一個字發成兩個音。 如果日蓮大聖人是一位有世界觀的聖者,哪裡會強迫可以字正腔圓唱題、勤行的華人,一定要使用日語漢字音讀才有功德? 總之,某日系團體規定全球成員在唱題、勤行方面的「統一發音」,不僅是「不合佛制」狀況,更是佛陀於巴利文《小品》 Cullavagga V. 1所喝責: 「傻瓜呀!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,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,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,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。 」(起因於有比丘建議統一使用梵文表達佛法).

次の